小段总

我有一个喜欢的人,我要去追她

歌好听还是我的声音好听,好好考虑。

对于忙着改词改舞过分冷落自己的人,可一定不要轻易原谅

     ""........恩~~美岐。

倾过身子凑近耳畔对着人耳廓浅浅呵气,探出舌尖舔过人耳垂轻轻含住故意发出诱人声响分散注意,唇角勾起满眼戏谑打量着方才还坐在自己怀中正专注于修改比赛曲目做出调整的人,此刻带着难以言喻表情扭过头望着自己,咬着下唇欲拒还迎瞄向自己却是一句话不说,虽然那聚精会神的认真模样很让自己心悦,但难耐表情也着实取悦了自己一番。


      ""干嘛看我,快写快写,别分心。


抬起手掐住人下巴强硬的板正让人直视面前改写本,似笑非笑倾了身子贴向人后背拖长了声线故作无辜,瞄向人眼中满溢出的无奈和委屈,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环住人软腰扬起下颚轻搭在人肩上,单手抚上人细腰顺着身材曲线缓缓向上,隔着单薄衣物可以感觉到人的体温随着手的游走逐渐升高,只不过掩盖不住溢于言表的坏意,煽动睫毛眨巴着眼一字一顿询问对方后又故作娇媚轻吟一声



       ""还是说,有感觉了....啊~~?

初恋。

一切的起源,都来自某个乌云密布的下午,低气压的阴雨天气搞的孟美岐心情很是不好,靠在恋人身边闭着眼小憩的她听到没心没肺的吴宣仪说了一句话,当时大脑就当机了。

—恩...我们班傅菁,好像喜欢我唉。

于是,连续一周孟美岐的心情都很不好了,像午睡中的猫被人反复揉捏了肚子那般暴躁,孟美岐半眯着眼眸左手微撑在门框上紧咬着下唇自后门玻璃探头去盯着教室内那熟悉身影,欣赏过吴宣仪上课打盹的可爱模样之后孟美岐瞥到了那斜后方坐着的傅菁,那过于专注的眼神充斥着快要满溢而出的爱慕之情,粘在吴宣仪的身上,而孟美岐踮着脚尖几乎快要把脸贴在后玻璃上,气的无处发泄又醋到爆炸的小狮子表示自己不满的方式就是连续一周都不等吴宣仪然后自己回家,再在回去的路上幽怨的不断碎碎念,自己本就因为比吴宣仪小差了两个年级,总是被吴宣仪摸着头笑着说自己小孩子气的某只更是小心眼到爆炸。

什么啊,不就是有一两个人喜欢你,得意什么...我也喜欢你啊,啧...什么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大傻子!蠢货!白痴!!去死吧吴宣仪!!!

都不知道来找我...吴宣仪你这个喜新厌旧的王八蛋!

小狮子表示自己炸毛生气的方式持续了近两周,结果是气色不好的孟美岐顶着黑眼圈打算在吴宣仪身边‘不经意’出现并晃悠两圈来寻求存在感,本想着应该是吴宣仪扑过来搂着自己安慰自己,意外的偶遇却让孟美岐看见了更让自己大跌眼镜的一幕,吴宣仪从小卖部走出来旁边却跟着一个十分刺眼又多余的人,傅菁正带着少女的害羞和腼腆捂着嘴笑得开心跟在吴宣仪旁边,孟美岐眼睛瞪得溜园死死盯着那两个人,她看见吴宣仪分给傅菁一颗柠檬糖。这算什么,她们,两情相悦了?被陈年老醋泡的懵了圈的孟美岐如此想着鼻尖开始发酸,委屈感如潮水涌出胸口极尽崩溃,想跑回家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大哭,讨厌的吴宣仪,再也不要喜欢她了。

高三开始大家逐渐进入了备战状态所有人都打着精神去学习,终于结束摸底考的吴宣仪才发觉自己貌似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孟美岐了。小家伙好好学习了么?去看看她吧。吴宣仪如此想着抻了懒腰向后舒展了四肢和坐在后面的傅菁对上了视线,吴宣仪眼眸半弯沾染上笑意扬起了唇角示意人跟自己出去。吴宣仪其实早就坦诚的跟傅菁表示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并想要跟她携手一生,傅菁在被拒绝后没有纠缠而是跟吴宣仪慢慢成了谈心的好友,而坦诚相见之后的吴宣仪便每日开始滔滔不绝的诉说着自己喜欢的人是多么的笨拙又是如此可爱,将近两周没见面了,吴宣仪想孟美岐想的要发疯了,恨不得见到她立刻圈入怀里揉进骨子,最好是有张床马上扑倒她吃干抹净。

孟美岐瘫在后院废弃的体育器材室里想着自己本该是治愈被某人蹂躏不堪极其脆弱的小心灵的,此时却被吴宣仪压在身下禁锢住了手脚,孟美岐看着近在咫尺的那日夜思念都熟悉面庞再一想到自己独自吃醋这么久某人居然背着自己偷吃了就觉得委屈,心口似被人狠狠怼了一拳,难受到无法呼吸,全部情绪都哽咽在喉咙深处快要让自己窒息,吴宣仪看着红了眼眶做出一副宁死不屈架势的孟美岐笑出了声,伸出手环过孟美岐的细腰手掌贴合腰部曲线揉上挺巧臀瓣,孟美岐扭过头看着做着猥琐动作偏偏却摆出纯洁单纯笑颜的吴宣仪觉得不可理解。

你...你怎么找过来的!!!你放开我!

—别闹,我现在可是超想上你的,快忍不住喽。

吴宣仪微拧眉头搂紧怀中挣扎的小家伙,左腿微提膝盖分开人双腿大腿顺势抵进人裙摆顶在孟美岐腿间,听闻吴宣仪话语后还有那架势十足暗示自己的大腿,孟美岐身子紧绷了一下便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成了一条咸鱼,吴宣仪有些无奈叹了口气伸手拿出一颗柠檬糖送到人眼前挥了挥才缓缓开口。

—yamy告诉我的。吃糖吗?

孟美岐在内心又啐了那损友yamy许久,怎么这么不靠谱呢,然后盯着吴宣仪修长手指捏住的那颗黄色糖球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又别扭了起来。

呵,我才不要这种难吃的......唔!?

孟美岐看到吴宣仪翻了个白眼然后把糖塞进她自己的嘴里,后脑勺被人扣住拉近距离,唇瓣贴上柔软之物厮磨着,吴宣仪探出舌尖舔过孟美岐的唇乘人不备撬开唇齿包裹着柠檬糖探进人口中,孟美岐身子被吴宣仪搂的很紧,发紧得力道没有让她觉得难受却感觉十分的安心,可以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吴宣仪那强烈的心跳,吴宣仪温软湿热的舌抵着柠檬糖与孟美岐的纠缠在一起,随着柠檬糖逐渐变小口腔中也渐渐充斥着甜腻糖意,孟美岐感觉自己要呼吸不上来了可吴宣仪还在投入的加深这个吻,来不及吞下的唾液贴合唇角流到下颚,吴宣仪享受着厮磨自己恋人的唇,听着自堵住的唇中泄露出的那星星点点的呜咽声,似小猫爪子一遍遍挠着自己的心头撩拨的不行,手掌勾住人衣摆探进去摸上人光华后背享受年轻女孩的娇嫩皮肤,大腿忍不住磨蹭人的来增加身体上的接触......直到吴宣仪感觉有些头晕了才松开孟美岐翻身躺倒了旁边,看着小狮子面色绯红瘫软在体育垫上裙子已经被撩到大腿根,衬衫更是凌乱扣子被解开两颗,平坦的校服上多出不少褶皱,孟美岐大口喘息着贪婪的汲取空气中的氧气,吴宣仪从旁边又摸索过来探出拇指抹去孟美岐唇边的水渍弯了弯那标准化猫系笑眼一字一顿的说到。

—是不好吃呢,这糖,酸,死,了。

吴宣仪你这个,王!八!蛋!!!

孟美岐看着吴宣仪十分笃定却满是调笑之意的表情知道自己这次怕是误会吴宣仪了,但是一想到吴宣仪跑过来根本没有哄自己还吃自己豆腐就有些气急败坏,双手摁在吴宣仪的脸上发了狠劲推开,吴宣仪看着眼前的小家伙是这么的在乎自己便感心情愉悦,轻声笑着扬起下颚张开嘴含住孟美岐的小指故作色情的舔舐了一下。

—要怎么惩,罚,我♡?亲,爱,的。

孟美岐看着展露邪魅笑意勾引着自己的爱人一时忘记了初衷,直到下午第一节课结束铃打响,孟美岐才沙哑着嗓子撑着打颤的双腿捂着脖子跑回教室,而吴宣仪则摸着肩膀上隐隐作疼的牙印带着饱食过后的魇足感哼着歌回到了高三的教室。

后来孟美岐怎么也想不通那天下午的最后到底是谁惩罚了谁,吴宣仪却痞笑着用食指抵在孟美岐胸口打着圈圈无辜的眨着眼发出十足做作嗲声嗲气的声音。

—当时惩罚我啦,手指和舌头都快抽筋了呢,都怪美岐‘惩罚’的人家太厉害了,讨厌。

b.捂鼻血)这张图真的是太nice了,脑海里闪过床上大战五百合的各种场面。

魅妖和食物的故事。(弄个草稿

夜晚的降临并没有带走那闷热如潮的温度,在繁华城市的边缘却到来了不速之客,吴宣仪感觉自己的每一步都迈的乏力,过度的饥渴感如蛊虫滋生在身体里那般叫嚣,纸醉金迷的城市边缘是自甘堕落之人的聚集地,有人对她吹起口哨,恶俗下流话语传进耳中令人作呕,吴宣仪抬起眼眸扫视那些怀着龌龊心事的人细细斟酌着。
饿了,随便吃点,也可以。
吴宣仪紧拧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压制不住的饥饿感搅乱思绪愈加明显在脑内想法稳定后,唇角微微上扬了好看的弧度,闪到那不起眼的胡同内抵住那方才对着自己比划着猥琐动作的男人,手掌虎口钳住那人脖颈唇瓣微贴上男人的唇吸食精气缓解这该死又痛苦的感觉,许久没有进食的吴宣仪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饱食过后的吴宣仪发现男人已经没了气色皮肤干瘪的贴在骨架上,极嫌弃扔掉了已经失去温度的勉强算得上是食物的人,扭过头去看着在昏暗胡同的尽头灯红酒绿的城市打进来萎靡的光 在象征着夜生活的开始,吴宣仪抬脚踩着那人身体迈过扣好棒球帽挡住脸庞正欲离开,这时一家店铺的后门打开了一个人走出来逆光站在胡同口,晚风袭过撩起的秀发扬起了独特的味道钻进了吴宣仪的鼻腔,浓烈的香气四溢了小小的胡同,吴宣仪瞳孔不禁放大紧紧盯着那身影,这是一种从未碰过的味道,是更为美味的味道,单单是味道就让人上瘾,才刚刚吸食的与之对比变得恶心起来像是放了一年的蓝纹奶酪,吴宣仪弯了那好看的猫系眼眸扬起下颚深吸了一口气确定着要命的味道后探出舌尖舔过唇瓣。

自己可是遇到了一个大宝贝呢。

孟美岐觉得无力,难得的休息日自己还要累死累活的打工,最近大学的课程自己跟的有些吃力起来,每个月赚来的钱更是基本没握紧就洒出去了,从大学以来紧绷着神经拼命了一年最后的结果是这副疲惫不堪的身子快要散架了,孟美岐觉得自己的人生过的太不堪了,操蛋的生活一直在折磨着自己,干脆放松一次,如此想着孟美岐打足了精神扭头拐回热闹的大街钻进了一家酒吧。吴宣仪寻着味道跟在孟美岐身后,看着她坐在吧台上灌酒,眼神逐渐变得迷离起来染上情绪,整个人都带上了诱人的味道,变得可口起来。
孟美岐发现在吧台的另一边有人在看自己,那是一个女生正眼眉含笑打量着自己,孟美岐有些不开心,她不喜欢别人这么看自己,她撑起身子摇摇晃晃走了过去,吴宣仪知道小家伙发现了自己在看她,于是更加肆无忌惮的打量起孟美岐,在看到孟美岐踉踉跄跄走近自己时,吴宣仪有些惊讶也满是期待,不知道这个小家伙会干什么,孟美岐勉强挪到吴宣仪面前后嘟起嘴伸出手指着这个女人打算警告她不许再看自己了,吴宣仪歪了歪头伸出手握住孟美岐的故作慵懒姿态靠在吧台扬起笑,孟美岐张着嘴眨巴着眼睛仔细看过这个女人的脸后却突然泄了气瘫在吧台上,本该是盛气凌人的气势被另一种情绪替代,说不上来的感觉慢慢缠上了心头。
你!...你,你好好看啊。
吴宣仪忍住想要大笑的心情,微挑眉梢夺过孟美岐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在孟美岐迟缓的反应过来时探过身子,伸出手臂勾住孟美岐的腰身拉近距离,唇瓣贴上孟美岐的耳畔询问

“要不要换个地方,仔细看看”

吴宣仪说话声音很轻,温热的呼吸散在耳廓勾起一丝痒意,孟美岐的脑子当机在此处,扭过头看着好看的大姐姐对自己笑得风情万种,便鬼迷心窍的点了头。吴宣仪搂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孟美岐在想是玩完吃掉还是直接吃掉好,想一想身体就有些燥热起来,近几年还没有食物可以让自己这般有性趣。而孟美岐瘫靠在吴宣仪身上没心没肺的想着如果这个漂亮姐姐是富婆就好了,自己没准就可以衣食无忧温软在怀极其萎靡的过完后半辈子了。

/兽化的恋人

朦胧中疏忽有什么柔软毛茸茸的东西一次又一次扫弄到自己小腿上,逐渐回笼的意识轰走了慵懒睡意,强撑身体睁开眼后向下挪去看见的却是...

    "这,是什么?

枕边人自尾骨部位延伸出一棕棕黄皮毛的狮尾,随即抬头难以忽视的额侧两只耸立圆润厚耳,眨巴着眼睛探出手去伸手轻轻捏住那狮耳大力一拧,听到人再睡梦中吃痛的低吼,才确定这不可辩驳的真实情况久久不能回神。

探出手去抓住人蓬松尾巴顺着皮毛划去尾根顺毛享受手感,一边思量这让人诧异的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兴许是给人顺毛顺的舒服了睡得香甜的人不自禁发出类似猫科动物的咕噜声,垂下眼眸抬手撩开人额前碎发看到人扭动着腰身挪到自己身边用额轻蹭自己掌心似乎在做撒娇的举动。

    ""狮子,么?


毛茸茸的狮化毛毛球,真是想撸个不停。

低血糖的糖

朦胧中吴宣仪感觉到宁静屋内多出了不少躁动,熟悉气息渐渐袭来夹杂着可可的香甜味道,逐渐回笼的意识驱走了慵懒睡意,转动眼球微拧眉头睁开眼眩晕间瞅见那腕骨突出指节笔直的手伸到了自己面前撩开遮挡额前的碎发,偏转视线所触及的修长且白皙的双腿是适合架在腰间用胯去顶撞的,再往上挪动看见山支小家伙正弯下腰身拧着眉凝视自己,明亮的眸子写满担忧,——在担心我么,真可爱。早起的难熬便是低压感在神经末梢尾端作祟,恍惚中看着孟美岐薄唇一张一合似乎在抱怨什么,被打扰醒的吴宣仪带着没睡醒的温怒不悦的眯缝起狭长眼眸单手撑起身子,左手捞住人脖颈强硬压下随即偏过头去含住孟美岐的唇瓣,探出舌尖撬开人唇齿去寻着人软舌追逐,两个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每一次呼吸都变得沉重,唇齿向融带来的甜腻灌醉还未清醒头脑,松开人后看着那恼羞成怒的表情不禁有些得意 扬起唇角瘫回床上轻笑出声。

糖分,补好了

谁又是谁的小公主(宣美

吴宣仪。

紧身背心勾勒纤细腰身精心挑选的底裤包裹臀部再往下便是裸露在外的修长双腿,吴宣仪探长了手臂勾住毛毛球腰身扯向自己拥入怀中,掌心摩挲到膝盖位置便向外侧强硬扒开让人跨坐在自己身上,环腰手臂肌肉劲实肌肤平滑蕴含爆发力,指抚大烫卷发斜敛一旁颊侧眉梢眼角充斥自信,脱离以往惊艳妆容,磨平花哨甲油特地打磨光滑指甲为了与人共度良宵,眼眉舒展沾染笑意抬起手勾住人下颚拇指摁压上人唇瓣轻揉,指腹沾染上人的口红带来异样感,随即抬手贴合着人脖颈擦拭干净,眯起眼眸凝视着人脖颈向后仰出的完美弧线,鲜艳的口红在人脖颈的渲染似是一副美丽的画作,甚至可以看见吞咽口水时喉咙处轻微的律动,屈从原始欲望的牵引探过身子启唇吮上人脖颈,探出舌尖顺着方才擦拭的痕迹缓缓舔过。

夜才刚开始,我亲爱的。

角落里的秘密和你选择性的洁癖

吴宣仪。

夏日的炙热混合着那不流通的空气裹住了皮肤,缠绕的燥热感更是让人有些烦闷。难得的休闲时光和101的选手们聚在一起吃些甜食也不赖,当然,还有那耀眼的她。

宽大的墨镜和黑色口罩遮挡住了好看的面庞,暗金色秀发披散肩部随着人的一举一动在空气中一次次划过缕缕弧度,仿佛心口似乎也被如此撩过带起一丝酥麻,没有与别人厮混在一起反而独自坐在角落令她变得更加醒目。

虎口轻卡冰淇淋底部指关节微弯扣住纸盒壁端在掌心,手掌肌肤贴合冰淇淋纸盒感觉到的阵阵凉意顺着毛孔的收缩蔓延至全身,双指扣握雪糕棒轻挖出一块冰淇淋正欲品尝,抬起眼眸却看见那小家伙把口罩拉低抵在下颚微张着嘴对着自己示意的模样,自己对她从没有丁点抵抗力,抿唇试图掩盖唇角抑制不住的笑意,缓慢踱步至人面前站稳,探出手臂把雪糕喂进对方口中,目光紧锁在她轻微开合的薄唇,含住雪糕棒轻轻的一抿后,探出的舌尖舔舐过唇瓣,一举一动落入眼中让自己止不住有了想要亲吻的冲动,现在亲上去的话估计是混合了香草味的甜味,满足的小家伙眉眼都沾染上了笑意,似乎在品味口中雪糕甚至开心的轻晃起身子,收回手后也给自己挖了一口品尝,香甜雪糕化在口中让人心情都变好许多,含住人刚使用过的雪糕棒舌尖卷走上面残留的雪糕和她口舌间独有的韵味

——就像是与她在接吻。

垂下眼眸看着若有若无靠向自己又马上躲开的人,将齿间轻咬着雪糕棒含稳,抬手撩过遮挡在额前碎发,压低声音

这就满足了?晚上让你尝尝更甜的。

——————————————————————

吃完雪糕后被同组的人拉去探讨即将表演的曲目,余光偶然瞥见一人举着水果走到小家伙面前试图喂她,那向后仰去间接躲避的举动和拒绝性拨开人手臂的动作,无一不满足了自己的小心思,真是恨不得立马把她吃干抹净。

有洁癖的你只能接受我喂的东西。